长顾

养伤(二)

棉花窝
  接上回:
  新朝伊始正是政务繁忙的时候,但我们的新皇陛下上完朝之后若是不见大臣,是不会在御书房批折子的。长庚每次上完早朝,见过大臣之后都会把折子带回安定侯府。因为皇帝陛下他要回侯府照看他的小义父,顾昀伤成那个样子,着实吓到长庚了,他的乌尔骨还没彻底清除,现在一天不看到顾昀就心慌。而且顾昀现在行动不便,长庚不想让别人照顾他。长庚自己也知道他这个皇帝做的太没规矩了,但现在他是老大,没人敢说他。
  王伯站在顾昀的卧房门前拱手道:“陛下”
  长庚放下手里的折子:“王伯,进来吧。什么事?”
  王伯现在屏风外回到:“陛下您前几日定做的东西送来了,您看?”
  长庚:“做好了?拿进来我看看。”
  王伯:“唉”
   “你定了什么东西?”顾昀靠坐在床上抬头问
  “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长庚看着他笑道:“来,你先到这边的软榻上躺一会。”
  顾昀:“干嘛”
  “让让地方”长庚一边说着一边掀开顾昀的被子把他抱起来放到旁边的软榻上,盖上毯子,还贴心的在他背后放了一个靠枕。
  顾昀:“你干什么了?这么神秘?”
  长庚把顾昀面前的头发撩起来别在耳后,顺便把手放在他的脸侧用大拇指轻轻的摩擦他的脸,然后亲了他一下。
  顾昀:……
  王伯:“陛下,让他们进来吗?”
  长庚:“进来吧”
  王伯:“进来吧,都轻着点。”
  顾昀看见五六个工匠进来,前面四个抬着一个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,后面两个还提着两摞。
  长庚走到床边伸手把床上的被褥都掀起来,抱到旁边的椅子上。王伯见状赶忙说“陛下,让老奴来吧”。长庚道“不用了”。王伯年纪大了,那及得上长庚手脚灵活,一句话的功夫长庚已经收拾好了。
  长庚对那抬着东西的四人说“把东西放上来吧”
  那四人头一次面见皇帝陛下,本来内心非常忐忑,如今见皇上没什么架子倒是无形中放松不少。闻言赶紧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东西放在床上。这工匠也是用心,知道给贵人们的东西要干净还在上面套了一个罩子。长庚看了,心理也满意了几分。
  长庚“王伯,把那个也铺上来。”
  王伯闻言从另一个工匠手里接过来一个包裹,拿出里面一个看起来像被子但又不太一样的东西铺到床上。
  长庚伸手摸了摸,又坐上去试了试。然后对王伯说“行了,把剩下的东西放这,带他们去领赏吧”
  王伯“是”
  等人都出去了长庚走到顾昀面前伸手对他说“过来试试看这个东西躺着舒服吗”顾昀在这看了这么久心里大约明白长庚弄了什么东西回来。
  这事还要从顾昀回来养伤说起。以前顾昀的床从床板到枕头都是硬邦邦的,搁以前这床也没什么,但他这次受伤严重,这样的床是万万不能再躺了。但事实证明有些人有福都享不了,给他铺上两层软被,他又躺的浑身不舒服。长庚前几天专门寻工匠给他做了这个床垫。
  长庚把顾昀放到新铺好的床上说“我专门让人做了这个床垫,上面再铺上一层棉花压的褥子,不会太软躺着也舒服,你试试看怎么样。”
  顾昀躺在床上感觉了一下,别说,这床躺着感觉很柔软但又不会陷进去,正适合他这一身贱骨头。
  “怎么样?”长庚看他
   “嗯。躺着正好。”顾昀看着长庚心里甜滋滋的。他长这么大,再没有谁像长庚一样把他放在心上,这么仔细的照顾着。“那些又是什么?”顾昀指着之前工匠们留下的那两摞东西问长庚。
  “那些是装在别处的。”长庚说着就走过去把那些东西的罩子都取下来,看了看,自己动手把那些剩下的垫子放在顾昀平常用的软塌、椅子上,又在上面都铺上了软软的毯子。
  长庚不能让顾昀在锦绣丛中长大,但他现在可以给小义父搭一个棉花窝让他舒舒服服的养伤。
  顾昀看见他做这些心里感动之余又忍不住嘴贱说道“你是一国之君,怎么净琢磨这些,不务正业。”
  长庚“我怎么不务正业了?我该干的事可没落下。再说,”长庚走到床边坐在顾昀身边拉着他的手看着他说“你要是能顾着点自己,别受这么多伤我也就不用操心这些了。”
  顾昀:……又来
  自从长庚把他从江南带回侯府养伤,就对他受重伤这件事很是耿耿于怀,时不时就要说他几句,下定决心要叫他长长记性。顾昀自知理亏,只能闭嘴。
  长庚又凑在顾昀耳边说“再说了,我的第一正务就是把你养的好好的。”
  顾昀:小崽子,嘴真甜。
(啊啊啊,我写的好慢啊。本来就想写个小段的,写着写着就拉不住了(>_<)。最近一直想写顾昀养伤这段时间的长顾日常。明天我估计会写个自行车吧,嘿嘿嘿。)
 
 

 

   

评论(5)

热度(53)